首页 > 美股 > 特朗普的这份“圣诞礼物”,来得有点突然

特朗普的这份“圣诞礼物”,来得有点突然

美股 2017年12月25日

不按套路出牌的特朗普,从没让人失望过。

22日,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了自1986年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法案,法案将于2018年1月开始实施。谁都没想到,特朗普签署得如此“急切”。

blob.png

之前外媒认定特朗普不会在今年签署税改法案

特朗普是这么解释的。

“我打算在1月初的某个时候正式签署, 但后来我看了今天早上的新闻, 他们都在说, ‘他会信守诺言吗?他会在圣诞节之前签署吗?’于是我打电话给楼下, 让他们准备好, 我必须现在签署。”

特朗普还说,他原本想与其在明年一月举办一个盛大的仪式签署法案,不如在圣诞前兑现把减税作为给美国民众“圣诞礼物”的承诺。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其实不止在国外,过去一段时间里,国内对特朗普税改的讨论,也可谓是热火朝天。

从一开始视其为洪水猛兽,将其定义为美国打击中国经济的“阴谋”,到慢慢认识到其背后的动因和影响的局限性,舆论也渐趋理性。

不过,这些讨论大多集中在经济领域,较少涉及到政治社会领域。在前些日子举行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内部研讨会上,CCG特邀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员研究员寿慧生从政治社会学的角度,对其做了解读,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将他的发言推荐给大家,有压缩编辑。

政治

虽然早在竞选的时候,特朗普就提出要进行大规模税改,但这次的事件,还是有一些很值得推敲的地方。

首先,关于这个议案,共和党只在年末讨论三个月时间就通过了,简直不可思议。要知道,按照正常理解,这种大型议案,至少要讨论半年。

其次,这次还是秘密会议,而且这样一本长达500页的税改方案,民主党的议员只给了48小时讨论时间,最后流传出来的文件中还有很多手写文字,也是很无法理解的。

再次,这一法案的通过是严格的按照党派界限来的。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很有可能,这一税改的出发点就不是经济考量,而是政治考量。我们总说特朗普是商人,税改是他的代表作品,那么,他对这个事的贡献有多少?仔细想想,在税改讨论最关键的阶段他在访问亚洲,关于税改的很多细节他也不清楚。

所以,很难不让人猜想,这是共和党想在年末通过一次大的立法成果,来弥补特朗普上台一年后没有任何立法成果的空白。可以说,纯粹是一种基于颜面考虑的政治手段。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在这次的讨论中,共和党内部只有一个人投了反对票。大家都知道,正常来说,这么重大的税改,必须要有预备方案,因为减税必然会意味着增加国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国债过大,使得税改达不到具体预期效果怎么办?必须得有一个合理的机制,让税率再回到原来的位置。但共和党压根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以前在奥巴马医改上投反对票的自由派共和党人这次也几乎全部放弃了投票权。很显然,他们为了党派利益,放弃了国家利益。

博弈

从这一点上来看,美国社会和政治制度的确出现了很大的问题。8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就面临着非常严重的危机:政治的意识形态化。它不仅能够左右平时的一些决策,还会左右美国的立法。

具体一点来说,新自由主义的浪潮一直在统治美国,其中减税是共和党的DNA,成为它看家的东西和最核心的价值观。

减税,从社会主义的角度来讲,就是政府退出,减少经济干预,这个完全符合保守主义长期以来的政治策略——无政府主义。当年里根非常有名的一句话就是:你听到最恐怖的一句话就是,我是政府,我是来帮助你的。这就是在讽刺政府是多余的。

说回这件事,也就是说,减税已经不再成为工具了,而是成为一个目标。

过去三四十年,这种基于小政府主义、减税、政府退出市场为主要手段的意识形态不断上升,导致社会不断撕裂、不断向右发展,最后成为导致今天美国众多经济和社会矛盾的主要动因。而如果从这一年政治博弈的角度来讲,很显然,特朗普的上台也没有解决好这一问题,甚至在亟待解决这一问题的当下,他还将问题进一步激化了。

当然,如果仅仅把这个责任归特朗普身上是不公平的,这个背后更大的力量是共和党本身。如何在党派斗争中取得优势,如何在党派利益和长远国家利益之间做协调?对于共和党来说,短期是看不到这方面的希望的。

按我的理解,这次的税改,可以说是共和党在一个急需向左转、提供社会公平的历史时期,反向把美国社会往更极端保守主义的方向推,这对美国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

当然,背后的动因也可以理解。现在美国社会如此分裂,这是共和党的唯一生存策略,因为一旦他向左转,共和党过去几年赖以生存的意识形态就会崩解,共和党就将失去自我。这也是特朗普得以借助民粹主义上台的原因。

吊诡

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特朗普作为民粹主义者,号称为底层工人阶级斗争的一个人,现在实际上是和保守的上层白人形成了合作的态势。前段时间,《金融时报》的首席经济学家沃尔夫曾经给美国的民粹主义做了个定义,叫富豪民粹主义。本来民粹主义是要为下层百姓发声的,但现在变成了为富豪发声,也就是劫贫济富。

这次的税改,也是这个道理。富人百分之百高受益,而中产阶级短期至少有25%是受损的,底层的受损则更严重。这就有意思了,也就是说,税改受害最多的反倒是支持他的那些选民。更诡异的是,特朗普竟然让它通过了。

为什么能够通过?靠的就是极端意识形态化,形成文化战。在全民当中,特别是在特朗普右翼选民内部制造恐惧。

这次税改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它跑偏了,完全无视美国的问题。

美国这些年病到底病在什么地方?最大的问题就是贫富差距,可惜共和党和保守主义是从来不承认的。所谓的经济不平等有好几种,一种是把平均收入差距拉大,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是中产阶级受到了打压,美国中产阶级目前占比已经不到50%了。在全球化过程中,他们一直处于非常惶惑的状态,这也是今天美国人的焦躁、不安、愤怒的所有根源。

这次税改的理念,源于里根主义的涓滴效应。其核心理念就是,有钱人才是经济增长的动因,这些人愿意去投资、消费,整个经济体才会扩大,然后才能带动穷人发展。中国很多人也相信这一理念。

然而,所有证据都表明,这个理念根本没有实现过。

里根当年一上台就开始减税,但1983年又开始加税了,因为两年后美国的国债已经无法再支撑了。很多人可能要说,里根主政期间,美国经济有了大发展,但那是配合其他诸如“太空大战”的一系列计划才发展起来的。

结果

大家可能看到有一个现象,每一次大的改革,经济学家都会发声。这次,特朗普就宣传说有100多或者1000多的经济学家赞同税改。但我去研究了一下,发现那些所谓的“经济学家”,不过是一些办公室职员等。反倒是,在芝加哥大学调研的38位宏观经济学家中,只有1位同意减税。

但是这个对特朗普、共和党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在意的是这个政治姿态。如果没有这种政治做秀,其本身的意识形态核心就会消失,美国共和党安身立命的基础也会消失。

基于这一背景,其后果肯定是目标偏失。

霍建国院长(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商务部研究院原院长)也特别强调,单一的改革是很难产生好的效果的,必须配套一系列的政策和制度。但现在美国只讲减税,只谈降,不谈其他调整,是不符合经济原理的。

目标偏失、制度配套不存在,短期内的效果我是肯定不看好的,更不用说长期了。

长期来看,美国目前的不平等和国内政治斗争会进一步加剧。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导致美国产业转型不利、实体经济不兴的原因,很多都是制度上的原因。也就是大家说的制度成本、制度税。中小企业的负担不是来源于税,而是来源于制度的压力,所以美国的中小企业活得并不比中国中小企业轻松。而在这方面,绝不是单靠减减税就能解决的。

这样来说,税改很难持续。


赞一个 ( )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标签:特朗普   圣诞礼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