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股 > 香港:变迁中的中环天际线

香港:变迁中的中环天际线

港股 2017年12月22日

近来,城市天际线话题突然流行起来。香港的天际线也被拿来对比讨论。在我看来,香港的城市天际线不仅好看,而且还挺有讲究,它的变化记录了香港这个城市的历史变迁。

香港的天际线

说香港的天际线好看,相信没人反对。很多游客来香港,都喜欢在尖沙咀的星光大道看维港风光。不过其实维港的海水本身没啥好看,由于不断的填海,原来的“海”已经变成了“江”,因此也叫“香江”。但就是这短短的“香江”,配合港岛上排列紧密、错落有致的摩天大楼,再衬以雄伟的太平山,就构成了一幅独特的图画。在这里,海岸线、中环的大厦天际线,以及太平山的山脊线,层次分明,再配合香江水,远远看去,令人赏心悦目。

香港天际线不仅白天好看,晚上也很有味道。如果是夜晚到达星光大道,可以欣赏“幻彩咏香江”的灯光汇演——港岛上,从湾仔区到中环区的几幢摩天大楼,会依次亮起彩色灯光,楼顶的激光射灯,也会配合星光大道上的音乐起舞。这是不少初到香港的游客必看项目之一。我初到香港时,几乎有空就会坐着天星小轮,去星光大道上看“幻彩咏香江”。普通话、粤语和英语三个版本的音乐解说轮流听,百听不厌。

image.png

香港城市天际线不仅好看,还有点讲究。从尖沙咀看维港对岸,基本上从任何角度,都能看到对面港岛的太平山山脊线,而如果从港岛区往九龙看,也一定能看到九龙狮子山的山脊线。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安排?一些香港媒体朋友解释说,是港府有意为之。因为太平山和狮子山都是香港的重要象征,因此政府部门在审批大厦的时候,都要求承建商对大厦的天际线进行限高处理,在港岛的建筑天际线不得遮挡太平山的山脊线,在九龙的建筑天际线不得遮挡狮子山的山脊线。

后来又听到更多解释。比如有地产中介说,香港大楼间距很窄,给人感觉压抑,因此港府不希望大厦过高再遮挡了山脊线,好歹让人在街道空隙中抬头还能看到绿色的山。另外,早年启德机场就建在维港边上,为了避免飞机起降时碰到大厦发生危险,港府也有必要对大厦采取限高,因此露出了两边的山脊线。

实情究竟如何,我一直没去研究过政府文件,不敢肯定港府在什么规定里要求房地产开发商留下山脊线,但不论如何,民间的种种解释,体现出太平山和狮子山在香港天际线的重要地位。

太平山是香港最高的山,也因此成为香港的象征,太平山上的住户往往非富即贵。而狮子山则代表了香港的拼搏精神——因为早年从内地躲避战乱或逃难来的移民,多是居住于狮子山脚下的镣屋或是贫民区,他们之中的相当一部分人通过努力,成功地在香港站稳了脚跟,并向太平山方向发展,甚至成为太平山的住户。也因此,“狮子山精神”在香港也成为“自强不息”的一个代名词。

image.png

在香港城市天际线中,除了两条重要的山脊线,就是由香港的高层建筑构成的大厦天际线。这些摩天大楼背后,往往蕴藏着不少故事,特别是香港中环区大厦天际线的变迁,可以反映出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重大历史变化。

中环天际线的构成

对于中环,大家并不陌生。如果说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中环就是香港的金融中心。而构成中环天际线的,不少是各大资本财团的总部大楼。例如汇丰银行大厦、中银大厦、怡和大厦、建银大厦、美国友邦金融中心、合和中心等。

其中,最有名的无疑是汇丰大厦和中银大厦。汇丰银行大厦于1985年建成,当时斥资超过50亿港元,被称为“全球最昂贵的独立建筑物”。

汇丰银行总部现在看来并不起眼,因为不论是中银香港大厦(1989年峻工)、长江集团中心大厦(1999年落成),抑或是国际金融中心(2003年峻工),均可秒杀汇丰的高度。

但汇丰大厦的意义并不在于它的高度(它的高度在中环仅属于二流偏下水平),也不在于它那独特的钢结构以及酷似石油钻井平台的外貌,而是它的位置所展现的汇丰银行的地位。别看它高度一般般,但它紧临海岸线,对面即是香港立法会大楼。在汇丰大厦,不用爬到高层,便能欣赏到全海景,甚至可以俯视维港。

不少老香港人都说,汇丰大厦在香港的地位独特,当年港府为了留住汇丰,特别允诺,将来无论填海或是批出新地,在汇丰大厦前直到维港的海岸线范围内,不会出现阻挡汇丰大厦的摩天大楼。对于这个“八卦”,现在无法考证,但这个传闻反映出汇丰在香港大众心中的地位。

另一个体现汇丰地位的说法是,其大厦顶层拥有直升机停机坪,而汇丰的大班(即高管)可以乘坐直升机,直接飞回到太平山顶的住宅。早年,有香港媒体评论说,汇丰的主管用这种方式,向当时崛起的香港富豪展示实力,让香港商界明白,谁才是香港金融界的实权人物。

从时间上看,这里的大班,应该指的是汇丰银行前主席沈弼(Michael Sandberg)。他是否坐着直升机回家已经无从考证,但是作为当时的汇丰主席,沈弼在1970至1980年代,叱咤香港金融界,是当然的金融实权人物。其实沈弼最广为人知的事迹,并不是什么通过坐直升机回家来展示实力,而是大力扶植当时刚刚兴起的香港本土财团。

image.png

当时香港由几个重要的英资财团把持经济命脉,包括怡和、太古、会德丰及和记黄埔等。由于担心中国解放后对香港政策有变,这些老牌英资集团盘算着随时可以撤出香港。怡和把资金从香港抽去收购英国及其他国家的资产,太古集团则全力发展航空业,以方便随时可以把资产“飞”出香港;会德丰集团则全力发展航运,被香港评论员戏称为“浮在海上的财团”。

与英资财团相反,香港不少本土商人看好中国解放后的国运,大力收购英资财团的资产,特别是房地产。随着香港经济的繁荣,这些手握大量土地的地产商财力不断壮大,上个世纪70年代,新鸿基地产、长江实业、合和实业、恒隆集团以及大昌地产等先后在香港上市,成为香港“地产五虎”,当时环球航运的主席包玉刚更是成为汇丰董事局的成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71年恢复在联合国的地位,1976年结束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荡,然后在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1979年恢复了与美国的外交关系。以李嘉诚为代表的港资财团,敏锐地捕捉到了中国国运的变化,积极参与和内地的经济合作,一定程度上带动了中国的经济发展。

作为香港最重要银行的主管,沈弼也深刻感受到这种大环境变迁给香港本地经济带来的影响。只有顺应这种潮流,协助新兴的港资和中资财团,才能为汇丰的股东创造更大的远景。在这种背景之下,汇丰先是出手助力包玉刚从置地集团手中抢到九龙仓,实现“弃船登陆”向综合地产商的转变;随后汇丰又协助李嘉诚收购了和记黄埔……一举奠定了港资财团在香港经济中的重要地位。

早年港岛中环一带沿海的大厦均为老牌英资财团所建。但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形势逐步发生变化。今天我们看到的中环天际线,更多反映的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后,香港本地财团兴起,逐步占据香港经济重要地位的重大成就。

image.png

从尖沙咀看港岛,最明显的两大建筑无疑是中银香港大厦和国际金融中心二期(IFC II)。前者代表了中国经济的力量,而后者更多代表了港资本土财团的实力(IFC II由新鸿基、恒基兆业等港资财团合建)。

自汇丰大厦往东,基本上被港资及内地中资大厦所占据。除了中银香港大厦和长江集团中心,还有和记大厦(李嘉诚旗下)、花园道三号(鹰君集团控制)、湾仔的中环广场(新鸿基)、以及和合中心(香港富豪何应湘旗下)等,均是港资财团所控制。而过往老牌英资财团,如今主要的代表建筑主要剩下交易广场(置地集团)、遮打大厦(置地集团)以及怡和大厦(怡和集团)等。

这些中环大厦的高度,也体现出内地中资、港资及英资力量在香港的发展对比。例如怡和集团所在的怡和大厦于1973年建成时,一度是“香港及亚洲”最高建筑。但这个双重第一的头衔很快便被中银香港大厦超越。

而中银香港的第一也没能保住太久,新鸿基和恒基兆业共同发展的国际金融中心二期(IFC II)便又后来者居上,更成为香港的地标建筑。随后,新鸿基进一步超越自我,又在九龙兴建了“国际贸易广场”(ICC)。如今,在维港边上,IFC II和ICC就像是香港的大门,构成了维港两边主要天际线的中流砥柱。

香港天际线将继续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近10年来,随着中国企业国际化进一步发展以及香港在国际上的吸引力上升,不少内地中资国企、民企和美资企业等进一步落户香港。港岛的大厦群又出现了一些新贵。例如2005年美国友邦金融中心在中环海边占了一席之地,中国建设银行大厦则于2012年在友邦边上插足。

香港摩天大厦上方的广告牌,在过去20年也发生了不少变化。在香港回归前,来这里打广告的多以外国企业为主,耐克、苹果等公司广告牌都曾长久矗立在大厦楼顶。但过去20年,海尔、TCL、五粮液、茅台、建设银行……,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广告牌开始占领这些摩天大楼的顶层宣传阵地。

在进驻中环的摩天大厦同时,来香港收购商厦和开发土地的内地中资企业及民营企业也越来越多;在资本市场上,内地中资企业也频频举牌港资企业甚至是老牌英资财团。最近的例子是平安保险在12月6日,向香港联交所申报,通过港股通渠道已经持有汇丰10.17亿股,持股比例从4.96%增至5.01%,已经成为汇丰的第二大股东。

有不少内地朋友认为,内地中资进入中环,并向港资及外资举牌,反映出内地经济强大,而香港经济实力衰退。特别是不久前李嘉诚出售中环中心后,更是有不少财经评论提出类似的观点。

微信图片_20171222081418.png

对于这种判断,我们需要保持谨慎。

内地企业在香港的买买买,是否是真正的实力体现?目前难以判断。今年以来,内地地产开发商频频在香港制造地王效应,震惊香港地产界。这是反映香港本地企业实力的衰退,抑或是反映香港企业对于投资更具风险意识?恐怕要过几年才能下定论。

大家需要明白的是,今天能存活下来的香港大型地产开发商,普遍经历过东南亚金融危机和SARS后的经济萧条,他们对于风险的把控,对于企业投资时的杠杆运用,普遍要强于内地同行。为何它们不和内地民营企业高价抢地,或许有其自身的打算。如果再过几年,内地民营企业能进一步稳定扩大在香港城市天际线上的据点,才能证明其实力。

即便是内地中资企业大举进驻中环,也不能就认为是香港经济出现衰退。不论国企还是民企,它们在香港的收购,是否就反过来代表香港本地企业的衰弱?我们需要更谨慎作判断。

特别是那些大举收购中环物业的国企,它们在香港的活动,在多大程度上体现出企业本身的实力?背后是否有国家或地方政府的支持?抑或这些收购本身就是政府意志的体现?这些都要分析清楚。实际上,拿国企和香港当地的私营企业作对比,本身可能就不对称。

微信图片_20171222081503.png

事实上,香港近几年的经济发展并不逊色,在GDP保持较快增长的同时,基本上实现全民就业。由于香港是一个发达经济体,我们不能用过高的经济增长速度来作为其是否衰退的标准。

对于真正企业家来说,他所追求的,也不应该只是满足于在某几个城市天际线上的广告牌,抑或是拥有某幢地标大厦的所有权。毕竟,当年日本企业也曾经买下美国帝国大厦,结果又如何?历史总是在不断重复。企业家必须“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

毫无疑问,香港见证了中国民族的伟大复兴,其天际线也会越来越体现出中国的复兴元素,但中国企业家仍需要努力,把这种中国元素进一步发扬光大。


赞一个 ( )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标签:中环   天际线   香港

发表评论